20040904

一種死亡的可怕

你知不知道你認識最久
到現在還保持連絡的一個異性朋友是誰?
不是親威哦
是那種自己去認識的同學朋友

我高一就認識他了吧
(還是高二,我忘了)
那時我們社團和他們社團聯演
(一個和尚學校和一個尼姑學校)

然後呢?然後呢?
(我發現我好像很難按某一種時序把我所記得的事情給寫下來)

我曾經跟她在一起四天
第一天好像是在個豆漿店已經是凌晨的時分
說了什麼我願意背著她走的話讓我們在一起了
第二天完全忘了
第三天在公館的一家三十五元咖啡廳
我陪著她在打一份作業還是工作用的文件似的
第四天我就把我寫的信傳真給他看了
用小學的寫字練習本寫的四張信

我其實是一個很怕跟人發生衝突的人
因為我發現我很不會處理這種事情
尤其是跟我親近的人

接下來我想講一個男人的故事
他和我們之間有關

到現在為止我都還可以清楚的記得他的笑臉
他的聲音,和他對我講述著他的生活

一個人在台北每天在熱鬧的街頭閒逛
多久不會遇到任何一個認識的人?
這不是個機率的問題
這是個寂寞的問題

他第一次失蹤時,他家人打電話給我
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哪?
也同樣的打了電話給她

忘了過了多久
他打電話給我說他在忠孝東路光復南路口那
我騎車去找他
帶他去吃了一碗麵
然後知道他這一兩個月的食衣住行

吃就什麼都吃
衣服穿的是特價九十九元的T恤
有去洗三溫暖就請他們連牛仔褲一起洗
台北最便宜可以住的地方是K書中心
30元一個晚上,還可以沖冷水澡
雙腳萬能的在台北街頭走,兼陪著去反核大遊行

隔天他回家了
然後變得怪怪的在生活著
說不出來的奇怪

第二次的失蹤
同樣的他家裏的人打電話來給我
我同樣的不知道

沒多久
他哥哥把我和她找來
把他的死狀跟我們說了一遍
包含警察們的推測

他死在瑞芳的海邊
離在租的車子還有約幾百公尺
生前最後一個見到他的人是一個應召女
她說他們在一間飯店中待了好幾天
他臨走前還拿菜刀要殺她

我和她參加完他的葬禮後下午
在和平東路已經倒掉的ROXY喝著台灣啤酒
也許從那一刻
我們之間建立了某種因著死亡之間的率絆

於是,我們莫名的在任何場合中都會想到這一個男人的存在
然後或多或少的被影響著

她跟我都自殺過吧!我想
雖然用的方法不太一樣
雖然原因也可能不太一樣

我很怕她的
像是怕我媽媽一樣的怕她
然後我有時常不知道怎麼樣去面對她

那種害怕
是一種對於死亡的害怕吧
我想
就像我在看歐洲盃足球緊張的PK時
會被一通醫院的電話叫到急診室看她一樣
然後罵她連死都不會死

高中的時候
我們曾在一起過一次X'mas Eve
我們在台北車站附近的一家速食店
討論著我們等會要去哪裏玩
她非常專業有效率的把台北市的簡易地圖畫在桌上
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把可能可以去的畫起來
再一個個分析我們可以去哪玩
那時我就發現她好厲害

有過一次奇怪的經驗
我和她剛做完愛赤棵棵的躺在床上
她那個有一點精神方面問題的房東突然把她的門打開來了
我們起身後她房東才慢慢離開
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被看到

這幾年她很常說的話是要我娶她
(這幾年,好可怕的形容詞)
(要我娶她,好可怕的動詞)
有一次我還真的答應了
還不是說說而已哦
還認真的在想我們兩個家庭的關係
跟我們可能的婚後生活

好可怕

也許某一天我想結婚了
我會很正式的跟她求婚
兩個人過著奇怪(我沒法想像)的生活
然後在請客的位子上留一個給那個男人吧

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麼
她會一個那種你有什麼問題
就會非常直接了當的告訴你
像是你要是裝成一個文藝青年
她便會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那般的讓你看清自己的膚淺
如果你自認為是個左派
那麼她會告訴你你身上資產階級的臭味有多難聞

她一直就是有本事把一個人的面具撕下來
讓你自己,也讓她同時看到最真實的你

好可怕

在我心底的某個角落
是很輕易的會留一個特別的位子
就是在那裏
不會消失的存在的
可我一直也沒什麼勇氣去碰觸她
我是鼓起全身這輩子的力量去形成我在她面前的一種存在
而我想她永遠也不會知道
我幹嘛那麼麻煩的跟她在一起
[@more@]

19 則留言:

saomin 提到...

文章中那個男人的哥哥
前一陣子也被發現死在水邊
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匿名 提到...

我今晚才知道汪平雲的事。前阿諾瑪店員阿寬跟我說的。

其實任何事情,擱的夠久,都會變成不是從前的樣子。已經結婚過安穩日子的你也不..不可能再怕什麼了吧? 我猜?

不過,你這篇文章,提醒了我。我怎麼可能理得清楚這對兄弟呢? 但是,今晚,我卻有這種感覺,我了解他們是如何一條長路走到水邊。

saomin 提到...

並不會因為結了婚
就不會有什麼可怕的事
越老就越會相世村上說的那種世界有永遠不會改變的事
記憶中的東西一旦凍結了就再也不會改變了
像是汪青雲的笑聲

我還是沒法理解他們
早在十數年前我就已經知道我們不是同一個位元的人了吧
我只是會在一個人的夜裏想起記憶中的東西
然後試圖睡覺

你是誰?

匿名 提到...

我是你想的那個人。

當然不是結了婚就天下無敵。不過好比一個人小時後怕鬼長大了不怕,這事常有。對吧。但當然像你說的,印象一但凍結就不改變,那也是有的。那也沒辦法。

我很少想起高中的事。

阿寬居然記得你十五年前在店裡扭來扭去唱國際歌。當時我應該不在場吧,不然這麼好笑的事應該記得。我現在手機鈴聲剛好是RC Sussesion 唱的國際歌哩。

匿名 提到...

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謝謝你,從小到大,我們做朋友時有過很多溫暖。還有就是: 辛苦你啦!

晚安。

匿名 提到...

偶爾知道他的哥哥也不幸去世了 也是發生在水邊 我想google 一下有誰可能也是心裡想的 但嘴巴不敢講的 一樣
印象中的他是那麼優秀 衣服總是燙得平平整整的 坐姿總是最恭正的 字蹟總是最細膩的 每件大小事都是完美的 這樣好累

saomin 提到...

本來發生事情那時
有打算找個記者去問一下這件事
但也許他們也都不夠有名
這年頭神秘論也是要看位子而定的

有google出什麼新解釋嗎?

匿名 提到...

沒有解釋 只google 到您的網頁
青雲就像一片煙雲般消失了 也許只剩你我在憑弔這對兄弟 朋友曾如此轉述青雲借高利貸投資股票失利被逼絕路

過去同學中功課最好的 卻不是最成功的 想想學生(或自己)過去為了一兩分鬧得不休有何意義?

阿誠 提到...

我是青雲的國中同學
對他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
我們曾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聊到了音樂。
我不經意地批評起當時流行音樂的蒼白與無趣。
青雲突然激動地開始大罵滾石跟飛碟....
這是我對他激動的印象

1990年的成功嶺暑訓,
我被連上選為演講比賽代表,
講的是好比愛國反台獨之類的題目。
一邊心虛地唸著輔導長修改的稿子,
卻不經意地瞄到青雲在台下譏諷的笑臉....
這是我對他笑容的印象

當然您所提到他特殊的笑聲,
彷彿也還依稀在我耳邊....

saomin 提到...

所以阿誠先生您也是google到這裏來的嗎?
如果google永遠也不會倒
這一頁網頁一直都會在
那麼汪青雲也可以有個幾個人對他落腳的地方了

阿誠 提到...

1.是的,我是google過來的。想不到對青雲的回憶,竟然可以變成網路上的集體行為。
2.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郭冠英事件爆發以來,我就常常想起青雲兄弟倆,如此完全不同典型的所謂「高級外省人」。
3.這個「高級」,是有物質基礎的。還記得國三時,我們念的是一個每天要把學生留下來上課到八點半的變態私立學校。有一天晚上,我們全班看到平雲(他們兄弟倆在當時都是我們學校的傳奇人物了)幫青雲送晚餐,而且送的是....麥當勞。這在當時,就算是我們這間以高學費聞名麼私立學校,也算是很拉風的行為了。
4.我私心希望能多一點人,一起來拼湊出對於青雲的記憶。總覺得,他的存在與離開,似乎見證了台灣激烈的社會變動與精神焦慮(或許,是我自己想太多吧)。

匿名 提到...

您好~我們是青雲的同學,汪平雲也是我們的學長.對於青雲及平雲學長的事我們都非常難過!

當我看到平雲學長的報導時,當下我非常想把他兩兄弟的事情弄清楚並了解事情的真相.但是礙於毫無門路可問以及不想再讓汪伯母她老人家傷心痛苦之下,我按奈住情緒與疑問停下了腳步.

直到這陣子同學們又陸續聯絡上,大家紛紛提起這件事情,且各方說法不同以致造成此事變成羅生門.我難過`我遺憾`我氣憤...現在我只想把事情真相找出來,我不想讓青雲同學成為大家背後議論紛紛`各說各話的話題人物!

所以今日才至此想請教您有關青雲同學發生事情的詳細經過情形,希望您能為我們這群懷念"永遠的第一名"青雲同學解開這道羅生門好嗎?

PS.如您不願公開回應,您可先註明"暱稱"來回覆此意見到我的信箱,我收到之後再用E-MAIL與您聯絡好嗎?感謝您~~

saomin 提到...

我的mail是saomin@gmail.com你可以寄信給我

你的留言沒有留下你的mail我不知如何跟你連絡

我也會想知道各方的說法是什麼

匿名 提到...

saomin兄您好 透過google讀到這篇文章 讓腦海中封藏多年的回憶不斷浮現

有幸跟青雲在建中同班三年,他是我生命中遇見過最特別的人。小弟高中時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雖然跟他不是頂熟,三不五時就會對他亂開笑或是大聲呼喊自己發明的綽號(模範生.公假王)並洋洋自得;印象中他永遠是笑臉看著我,從來不曾見過他為任何事情發脾氣或是罵人,每次請他幫忙也都是有求必應。雖然總有許多課外的事務(班聯會或是跟女校的朋友有約),成績總也能在藏龍臥虎的本班名列前矛;高三那年天天不見他蹤影,聽說都在中正紀念堂參加野百合學運,79年7月仍以高分考上當年二類組第二志願的台大資訊系。

以下紀錄一些在台大後期(民國82年之後)與他的互動,希望能對大家共組記憶拼圖有所幫助。

82年上半是我們大三下學期,當時有聽說他失蹤並被學校二一,大家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到了9月開學又在校園中見到他,看起來一切正常,我趕忙拉著他問東問西,並約他在公館的民歌西餐廳吃飯;印象中他告訴我被二一之後馬上面臨兵役問題,不得已只好再去參加大學聯考並考上台大化工系,也回家跟家人談過,汪媽媽拿出50萬讓他投資台灣股市。回想起來當時的他可能類似所謂的"憤青",對許多社會現象和事物有所不滿,對於讀書的前途也不存太大希望。他留了扣機號碼給我,那陣子我們也見面好幾次,一起討論賺錢的方法,他還帶我去他下單的券商開戶,記得是在信義路安和路口僑福大樓地下一樓,當年叫做金豪證券,是有名的主力券商。

但是過一陣子聽說他又不去學校了,大家也都找不到他,印象中汪媽媽還在中國時報頭版下面登了尋人啟事,請他趕快回家因為兵單又來了。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忠孝東路四段統領附近,是個天氣很好的下午,他穿著光鮮,神清氣爽,完全不像是財務狀況不佳或是過著苦行僧生活的人;我趕忙告訴他家裡找他很急,甚至想把他綁架回景美,而他還是用一貫的微笑表情看著我,說他都知道他會處理,拉著他講了好久都沒用,我只好摸摸鼻子離開。回家後趕忙翻畢業紀念冊打電話告訴汪媽媽,電話那頭長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讓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這樣青雲從大家的生活中消失,而我們建中1990年第12班畢業的同學完全沒有他的消息,直到07年看到他大哥的新聞,赫然發現我們的班長已過世多年,心中除了萬分難過也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很希望saomin兄能來信告知各方說法。小弟的 E-mail: jason0728@mail2000.com.tw

每當夜深人靜想起這些,心中總會想像青雲其實就是電影"食神"中犯了錯誤的天神,下到人間來受苦難,功德圓滿自然回去原本屬於他的地方。心思雜亂,嘮嘮叨叨寫了一堆沒有頭緒,請多包涵。

Joseph 提到...

學長,好久不見
今天,有位當兵的同梯忽然問到我有關這對兄弟的事(他是他們靜心的學弟),讓我忽然想起一些事,順便google了一下,就看到你這一篇。
天氣熱了,找天來喝喝啤酒吧

Joseph 提到...

關於汪平雲的死因,跟汪伯母多年來把汪青雲的死,責任加到汪平雲有關,這一點是我從跟他們婆媳都認識的我前老闆那邊聽說的,以我對他的了解,應該說可信度很高吧。

saomin 提到...

Joseph

拍謝 我不知道你是誰 畢竟我們高中時沒啥人用英文名...

很多人也是google到我這篇來 也多少說出了他們所知道的事 有過一陣子 都會有人找過來 其實感覺很好 有些人我們怎麼也忘不了 對不?

我不願說出你的說法的感想 因為總覺得會傷人 但我知道有人 包含我 偶爾會想起他們 就會覺得高興了

小杜白雲 提到...

我印象中聽到的是車禍死亡。

這和大家的說法差太多了!

雖說我和汪青雲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同校,但後來真的沒有實質上的聯絡。

匿名 提到...

今天突然想起幾位國中同學,對青雲印象最深刻,他是班上永遠的第一名,我被安排在他座位旁,是永遠的倒數前三。厚厚的嘴唇永遠溫文儒雅,身高不高卻是排球場上的智將,到現在都是如此遙不可及的身影。我字醜,那時羨慕青雲寫字的飄逸,特地拿他的字來學習,人生竟如此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