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1

做了一個劇場的夢醒來

昨晚女兒不舒服 睡睡醒醒的
也一直被她搶被子 弄得我也沒睡好

早上醒來 隱約的記起了剛做的夢
是個劇場的夢

像牯嶺街的場子 卻是日式平房式的建築
像是華山那一片平房改造成的劇場
感覺很多遊客 非常多 像是去周庄時那種人多和擠

一個木頭地板的房間內
由前而後在左舞台站了4個人往右舞台移動
不同的裝伴和不同的姿勢
有藝文 舒藝 緯華 和 弘欽
他們在往右移動著 這是開場的第一幕

我只能由窗外看著他們
找著可以抽煙的地方
但我還是在一個室內的地方

快速的走了一次後 休息 人潮湧進
好像大家都很喜歡參觀小劇場排戲似的
在一個門前 我擋在前面 把人潮擠出去
像是大陸觀光客的呪罵聲
幫著我擋的還有其他人

再度開始排戲時
感覺外面鬧哄哄的 但裏頭卻很平靜
和弘欽說
我比較建議別用那麼舞蹈的動作
心裏浮現的卻是很久沒進劇場那種自信心的減少

還是聞到劇場那熟悉的氣味
和帶著興奮但小害怕的心情

最後醒了 還是醒了
抽著煙再努力回想剛剛夢境的一切
正如同佛洛依德說的
夢境會隨著時間而流逝

1 則留言:

以煢為名 提到...

你講的那個空間 有點像玫瑰古蹟的樣子 也許是平溪的太子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