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3

Freedom?!

一個人生下來就註定了會傷害別人
村上春樹是這麼告訴我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人本來就有某種程度的宿命吧..
如果我們懂得去理解
生命就會好過一點而不是在受苦嗎?
說真的...不可能

最近一些朋友加入了某些心靈成長的團體
好事壞事?
我總是把這些團體視做一種現代版本的宗教團體
而我的無政府和反團體傾向也讓我沒法對這類的東西有好感
對團體的忠誠感以及連繫上的向心力?
只有在我無力或懶的抗拒團體機器的龐大勢力時
我會小小的屈服
像是繳稅或是遵守交通規則的載安全帽

而我也一直相信每個人或多或少
或清楚或不清楚的
都有一些教條
像是be good be nice be grow up...
價值觀或是面對這個世界的態度
偏偏我這個人小時候愛胡亂念書
什麼都念
建立了很多我自己也許也不是很清楚的道理
不過我的教條之多...之矛盾...

我相信幾件事
反省的重要性
尊重一個人(自己+別人)的選擇
回歸到身為人該有的情緒慾望或是基本需求

孟子說:人跟其他動物不同的地方在哪,人有"義"的這個腦袋中的概念
(原文背不起來..只想到什麼幾稀...)

這種有強力團體力量的組織
真的是我害怕的東西
也許幸好我平常看起來就是一付心靈成長完美的人
這些人都沒"正式"的來拉我
雖然拉人去上課是他們的使命...

這種同儕的壓力
尤其可能本來是好朋友的壓力
在我看來和直銷用的手法沒什麼不同
一樣有一個偉大神聖的目的性
(賺錢或是成長變好之類的)

因為人的腦袋中多了一種叫概念的東西
讓人為做很多不是生活必需的事情
而且還會更強烈的去做
更會集體去做
(如果你覺得二戰的德國的納粹是件不好的事)

也因為人的腦袋中多了一種叫概念的東西
就不只會在身上物質上傷害別人
也會在精神上傷害別人
更好玩的是
你不傷害別人
別人也會覺得你在傷害他

同儕的壓力其實就會讓人喪失某種自由
有時連反省的自由也被拿走了
當反省的能力消失了
那就是一種洗腦的過程了

另一簈更可怕的是
控制了你的反省能力
把這個當做是一種行為能力的預測

自由必定來自反省能力
(誰說的我忘了,但我這樣相信)
但如何區分反省...
很難
尤其配合上心理學上的治療方法
我也沒把握可以清醒的走出那種團體
但相信自己有說"NO"的能力
應該是最後一道防線吧...

3 則留言:

alfabeta 提到...

不要加入什麼成長團體啦
如果要加入的話
就加入我這一個吧
哈哈哈哈哈

那句話好像是
人之意於禽獸者幾希矣...接下去我也望了, 大概的意思就是在講義利之辯......

alfabeta 提到...

再PO一篇

自由與反省是佛洛姆很重要的主題
因為自覺的反省是很孤獨的、很無助的、很沒有標準的、很沒有群體性的
因為沒有參考點,就容易消失......
於是存在感被威脅
所以尋求定義與定位變成很重要的生存前題
雖然有些不怕死的人只把它當作議題來看
這讓我想到一個中國到底是前提還是議題的爭論
哈哈哈......

言歸正傳
所以法西斯會不斷重複在歷史上出現
神棍也不會銷聲匿跡
伏爾泰說宗教團體是罪惡的淵藪
佛洛姆說人其實在逃避自由

尷尬吧
寫這篇文章的你其實沒什麼立場
只有虛弱的堅持而已
不過我也一樣就是了
嘿嘿......

saomin 提到...

如果不是虛弱的
我就在開這種課程賺這種錢了啦...
聽說高階的講師一個5天的課程最少可以賺100萬以上
再加上直銷式的吸收會員的方式
天啊~
我們放下無謂的道德矜持吧..
我們來成立一個"心靈修團"唄